成功案例一:Moreno Conte

症状:慢性疼痛、背痛、颈部疼痛、焦虑、恐惧死亡、恐慌症、胃灼热、消化问题、恶心、呕吐、心动过速、体温异常、呼吸问题、睡眠中呼吸暂停、慢性疲劳、失眠。

体态平衡时间:3年

出生年份:1987年

诊断:脊柱侧凸、颈椎前凸增生、腰椎前凸增生、背侧脊柱后凸(脊柱弯曲)增生、恐慌症、忧郁症、胃溃疡

已结束

Contacts: morenoconte[at]starecta.com

我快死了,专家也帮不了我!

我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能够真正拉直我的脊柱,以解决我的所有症状

阅读我的故事

最终我是如何矫正脊柱的

尽管有这些问题,我还是从事很多运动;我喜欢踢足球、跑步、游泳、划独木舟、柔道、卡泼卫勒舞和许多其他运动——一直到24岁,我被迫彻底停下。我必须停止运动,因为完全扭曲的体态让我痛苦地卧床不起。


我的肌肉错位严重到了压迫内脏器官的地步,例如我的肺、心脏、胃、肠。我永远忘不了18岁的时候第一次恐慌发作。从那时起直到24岁,我的生活状态因为这些残疾症状呈螺旋式下降。

 

我的身体持续瓦解,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家里人说我得了忧郁症,因此我一直在看各种心理和精神科医生。


幼年的时候,由于前倾的姿势,我身上出现了无数的健康问题。我的头部前倾,背部弯曲,肩膀弯曲且闭合,还有更加严重的腰椎前凸。

不仅如此,他们所有人都在不停地对我说,我应该强迫自己站直。童年时期我不停地和自己重复句话。我用尽所有力气站直,然后过一会儿,又会回到之前的姿势。仅仅是想保持头部竖直而已,为什么如此让人精疲力尽?

 

我这一辈子都在照镜子,并研究我那讨厌的弯曲的体态。我多么渴望看到自己的背部变得协调,并拥有理想的身形。但即便我竭尽所能,也无法实现。23到24岁之间,我的症状如此严重,以至于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根行将燃尽的蜡烛。

 

我经常呕吐,因为我的胃被扭曲了。除此之外我还呼吸困难。我的横隔膜被彻底堵塞了。


正是在那个时候,我开始了一项狂热的探索。它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启发,正如我在《最终我是如何矫正脊柱的》一书的第一部分中详细描述的那样。

 

一切问题都在牙齿,同时我沉重的颅骨需要支撑,以处于正确的位置上,并使得我的脊柱保持协调、正常的生理曲线。

 

为了让头骨重新竖直,我需要一个杠杆。颚骨可以作为支撑点,而经过改造的Rectifier矫正器则可以充当支点。颅骨终于可以回正了。我找到了!

在我有限的力量范围内,我精疲力竭,全身没有任何脂肪和肌肉,体态完全错位、扭曲。但最终不用任何运动练习,我矫正了身体(只要坐在椅子上即可)。这太神奇了!

 

这感觉令人难以置信,我坐在椅子上,不需要强迫自己,就让自己的身体伸直了。

 

终于我明白,我们的姿势是由生物机制控制的,这种机制基于我们的口腔,也就是牙齿的高度(挤压程度)。一切都取决于头骨在下巴上的位置。吞咽过程产生的对称或不对称的力,使得我们的面部变得和谐、美丽,整个身体姿态正确。

 

真令人难以置信,我终于实现了挺直脊背的梦想。月复一月,我看着自己弯曲的身体以完全自然的方式恢复到其正常的生理尺度。这个过程中,过去那些由于代偿而变短的肌肉,终于得以伸展,而其他肌肉则得以收缩。最后,我实现了一生的梦想:挺直脊背!

如果你想知道全部故事,请下载《最终我是如何矫正脊柱的》一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