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功案例五: Ilaria Fiorelli

症状:头痛、神经痛、眼疾、结膜炎、鼻呼吸问题、牙痛、皮肤病、心动过速、背痛、食管裂孔疝、消化不良、膝关节疼痛、刺痛、复发性疱疹、鼻出血、斗鸡眼、扁平足、肠 疾、循环系统疾病、体寒。

体态矫正时间:2年

出生年份:1986

诊断:未确诊的牙错合

已完成

今天我焕发新生。我现在心理和生理都感觉良好。

使用Starecta之前

使用Starecta之后

阅读我的故事

从地狱到天堂

你好,我叫伊拉莉亚,今年28岁,我想告诉你我的故事。当我17岁的时候,有一天醒来,我觉得身体非常疼痛,仿佛身处地狱。自从那天起我开始深受折磨,更多的痛苦也接踵而来。我开始伴随着极度的疼痛醒来,脖子僵硬,以至于动也不能动。

 

那段时间我感觉非常虚弱,大部分时候都呆在床上。一天天地,问题越来越多:我开始产生剧烈的头痛、眩晕和抑郁。

 

随着时间的过去,事情越来越严重。仅仅只是站立也会让我产生头痛(每天24小时)、神经痛、眼睛问题、结膜炎、鼻腔呼吸问题(我感觉我的鼻子总是闭着)、牙痛、湿疹引起的皮肤问题、心动过速、背痛、食管裂孔疝、消化不良、膝盖疼痛、浑身刺痛、复发性疱疹、流鼻血、斗鸡眼、扁平足、肠道问题、循环问题以及体寒(特别是脚部)。

我无法走路,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我连个瓶盖也拧不开。此外,我经常生病,还伴随有妇科和荷尔蒙问题,以至于我经常闭经。我害怕引发严重的自身免疫性疾病,于是我做了几次检测(瓦勒-罗斯试验、风湿病检测)。我还去看了几个医生。

 

风湿专家给我开了阿普唑仑。 但是阿普唑仑让我头脑迷糊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所以我又尝试了肌肉松弛剂,当然对我也没有任何好处。后来我去看了心脏病专家,他诊断出我患有低血压和窦性心动过速。所以我照了X光,还做了颈椎和骨盆的核磁共振。但并没什么重大发现:只查出了颈椎前凸和几毫米的骨盆不对称。

 

不过,医生让我不要担心,因为所有的人都是有点不对称的。所以他们推荐我去看一个心理医生。那个医生说我的问题是焦虑症的躯体化。

 

最终,去看心理医生对我也毫无用处(除了浪费钱以外),和看骨科医生、理疗师、神经科医生和整骨医生的结果一样。

 

有一天,一位家庭医生对我说,所有这些问题可能都是由于牙齿的咬合不正造成的。

 

从那时起,我开始在意大利全国搜寻牙医(包括著名的颌学和颌面外科医生)。我甚至考虑过正颌手术。 我花费了数千欧元用于正畸和非常昂贵的牙科咬合器。 当一切都结束时,当我26岁并且花了所有的钱之后,我唯一能解决的就是我的头痛(感谢某个咬合器)。

 

这可不行!

我陷入了绝望。我开始在各大网站和论坛上四处搜索。我找到了一个全新的平衡身体的方法。刚开始我以为这不过是另一个毫无用处的治疗方法,其目的不过是骗取那些病急乱投医的人的钱。

 

但是使用之后我发现它非常值得一试。我放好了矫正器之后,立刻就感受到了变化!我拥有了前所未有的美好体验!我每两周就调整一次矫正器。

 

我买来了树脂和钻子。刚开始的几个月,一切都很好。但是我仍感背部疼痛。同时我对调整矫正器着了迷。我不断地增加树脂。事实上都不怎么用钻子了。我专注于将矫正器的后半部分增高,从而改善触感。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我疯了。

 

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矫正器究竟是如何起作用的。更重要的是,我决定听从我的身体。我开始专注于对称性,我仔细研究脸部的每一个细节:偏高的那只眼睛、唇线、偏短的那条腿……我做了许多实验,最终我意识到我必须增高我的臼齿,让它们完全地接触到上面的牙齿。

 

事实上,我的半牙弓不对称。终于,我增高了矫正器,感觉棒极了!实际上,我的右边一直偏短,所以我增高了右侧部分,从而使我的下巴往左偏移。

 

由于我的牙齿非常短,所以其实并不容易。因此我不得不做了一个很厚、很大的矫正器。六个月后,我看到了明显的进步。我非常吃惊地注意到,我的头部和盆骨的扭曲情况有了显著的改善。

 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早晨起床时的疼痛感也减轻了,我可以毫无阻碍的起床了。太好了!吃惊之余,我发现荷尔蒙也开始正常了,我的皮肤变得又明亮又美丽。从那时起,我的鼻子再也没出过血,下颌的湿疹也消失了。

 

今天我焕然新生;我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感觉很棒。